info@dailypost.com.cn
 
info@dailypost.com.cn
首页  |  视野
全球和平指数:全球和平水平下降,过去十年来内部动乱持续增加
2020-06-10    来源:    362
导语:在COVID-19的经济影响日益深化之际,全球和平情况将会有所恶化。
今天,国际智库Institute for Economics & Peace(经济与和平研究所,简称“IEP”)发布了第14版的“全球和平指数”(Global Peace Index)。



关键结果

自2011年以来内部动乱次数翻了一番——2019年,96个国家出现了暴力示威,公民们对从经济困难和警察暴力执法到政治不稳定的一系列问题,提出了抗议。


虽然过去十年来的和平情况有所退步,但是军事化问题总体上有所改善,自2008年以来,100个国家减少了军费开支。


在2019年,暴力在经济上面的影响有所减弱,这是由于内部冲突的强度有所减轻,但是暴力给全球经济带来了14.5万亿美元的成本,相当于全球GDP(国内生产总值)的10.6%。


死于恐怖主义的人数连续第四年下降,降幅达到75%。


COVID-19要点


COVID-19在经济上面的影响,将给政治稳定、国际关系、冲突、公民权利和暴力带来负面因素,破坏多年来的社会经济发展。

随着经济波动性的提升,许多国家预计会分成在和平与繁荣方面保持稳定的国家,或是在这方面退步的国家——那些依赖援助或是高负债的国家尤其有可能“出事”。


意大利、希腊、拉脱维亚和波兰,是最有可能无法经受COVID-19考验的国家,这主要是由于它们在经济上面遇到了挑战和在“社会弹性”上面表现不佳,而挪威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,在迎接未来上面,居于最为有利的地位。


经济不景气很有可能导致减少对联合国维和行动的支持,让和平建设更加困难,尽管经济不景气也会促使“代理人战争”水平下降。


《全球和平指数》(GPI)报告是全球领先的世界和平情况测量报告书,第14版年度GPI报告指出,在2020年,全球和平的平均情况在12年里第9次退步。从总体上看,81个国家的和平水平在2020年报告中有所提升,还有80个国家水平有所下降。


不断增加的内部动乱,成为一个新兴的关键未来风险因素,自2011年以来,暴乱、大罢工和反政府示威显著增加。今年,IEP对于COVID-19的新研究,还依托大部分GPI测量指标,对面临更大的风险的世界进行了洞察分析,由于新近出现的经济不景气,全球和平有可能遇到二战以来最糟的情况。

冰岛依然是全世界最为和平的国家,自2008年以来,该国一直保持这一地位。除了冰岛以外,在和平指数中名列前茅的国家还有新西兰、奥地利、葡萄牙和丹麦。阿富汗依然是最不和平的国家,两年来阿富汗一直都占有这一地位,其次为叙利亚、伊拉克和南苏丹。

俄罗斯和欧亚大陆地区在和平上面改进幅度最大,该地区在IEP研究范畴“Ongoing Conflict and Safety and Security”(持续冲突和安全与治安)中实现了进步——亚美尼亚在所有国家中进步最大,该国排名上升了15位,达到第99名。

由于军事化和安全与治安问题,南美在和平上面退步最大。不过,中东和北非依然是最不和平的地区。贝宁在所有国家中和平情况退步最大,排名下降了34位。

IEP负责人史蒂夫-基利亚(Steve Killelea)评论说:“过去十年来围绕冲突、环境压力和社会经济矛盾的基础性紧张形势依然存在。通过失业率提升、不平等加剧和劳动条件恶化,COVID-19在经济上面影响有可能会使得这样的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强——这带来了对政治体系的疏离感,以及更多的内部动乱。因此我们发现我们自己处于关键节点之上。”

内部动乱、军事化和恐怖主义

今年报告所发现的一个重要趋势是,全球内部动乱程度持续增长。在2019年,至少有58%的GPI上榜国家/地区出现了暴力抗议,尤其是在智利,公民们对一系列问题提出了抗议,包括经济不平等、警察暴力执法、政治领导和关键资源价格上涨。

这反映了一个更为长远的趋势,在过去十年里,全球暴乱增加了282%,大罢工则增加了821%。欧洲的抗议、暴乱和罢工最多——不过在总共约1600次这三类事件中,只有35%被记录为“暴力事件”,这一比例为全球最低。

今年的报告指出,自2008年以来,“军事化”问题已经实现了4.4%的改善,2019年,联合国维和行动的资金也增加了。进出口武器的国家的数量也降至自2009年从未见过的水平。不过,维和贡献上面的改进有可能很短暂,各国政府正在让资金流向提振本国经济的领域。

死于恐怖主义的人数也继续下降,死亡总人数在2019年降至略微超过8000人,而“巅峰时期”是2015年,当时共有33,555人死于恐怖主义。相似地,凶杀率指标也延续其十年来的改进,57个国家的凶杀率下降,42个国家有所上升。萨尔瓦多是每100,000人中凶杀次数最多的国家,不过在这个国家,凶杀率也下降了25%。

从总体上看,暴力在经济上面的影响在2019年降至14.5万亿美元,相当于全球GDP的10.6%,而这主要是由于因冲突引起的死亡人数变少。

环境压力

环境压力继续给和平带来负面影响。IEP的Ecological Threat Register(生态威胁登记簿)表明,到2050年,27%的国家将会面临灾难性的水资源压力,22%的国家则将面临灾难性的粮食压力。

报告还指出,2019年预计有22.6亿人生活在气候灾害水平较高/非常高的地区,在这些人中,12.4亿人已经生活在和平水平较低的国家。到2050年,气候变化预计最多会在全球范围内创造1.43亿移民,尤其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(8600万)、南亚(4000万)和拉美(1700万)。

COVID-19的影响

IEP的专门研究表明,COVID-19给全球和平带来了负面影响,许多国家预计会在维持和平与安全的能力上面变得更加“两极分化”。这表明新病毒有可能破坏多年来的社会经济发展,加剧人道主义危机,为动乱和冲突“火上浇油”。

IEP将抗疫封闭在经济上面的影响视为对和平的巨大威胁。国际援助预计会在经合组织(OEDC)经济体萎缩时减少,这会加剧利比里亚、阿富汗和南苏丹等脆弱、受冲突影响的国家的不稳定。

像巴西、巴基斯坦和阿根廷这样信用评级不佳的国家,可能也要努力借款、还债和维持经济,这会导致政治不稳定、暴乱和暴力风险提升。

不过,经济上面比较稳定的国家也会面临较大的考验,领导人就他们回应COVID-19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,美国、德国和法国已经出现了抗议。欧洲政治不稳定水平预计会有所提升,暴乱和大罢工也会增加。

即便如此,新病毒在经济上面的影响,也有可能给代理人战争带来积极因素,战争参与方在经济衰退和油价下跌期间变得更加难以融资。沙特阿拉伯在也门的活动、俄罗斯和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干预、伊朗对黎巴嫩真主党等民兵组织的支持,将会成为在新一年里继续关注的显著案例。

地区概况:

在全球九大地区中,只有两个地区在2019年实现了和平上面的进步,分别是北美与俄罗斯与欧亚大陆地区。

南美降幅最大,是唯一一个在三大GPI领域——安全与治安、军事化和持续冲突上面均有所退步的地区。

欧洲依然是全世界最和平的地区。希腊和比利时在和平上面进步最大。希腊是在政治恐怖规模上面得分更高,比利时是由于内部冲突死者更少,这两个国家的凶杀率也都有所降低。

五个亚太国家继续名列GPI的前25名。在2020年GPI中,新西兰排名亚太地列第一和全球第二,尽管2019年3月15日克赖斯特彻奇枪击事件让新西兰的分数下降了2.3%。

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和平情况有所退步,外部冲突的死亡人数上升,政治恐怖规模的分数下降。墨西哥再次成为这一地区中最不安全的国家——和平程度下降了2.3%。该国的凶杀率增长了29%。

中东和北非依然是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地区。巴林在评分上面取得了最大的进步,增幅达到4.8%,这是所有国家中幅度排名第三的进步。

2020年GPI表明,自2016年以来,北美首次在和平上面实现平均改善。

在2020年GPI中,南亚和平水平降低,这是由于阿富汗和斯里兰卡的和平水平下降。不丹是南亚地区中最和平的国家,也是欧洲和亚太地区以外唯一一个进入GPI前20名的国家。

撒哈拉以南非洲在和平评分上面下降了0.5%。20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在和平上面实现了改进。24个国家有所退步。贝宁是全世界恶化程度最高的国家,下降了34位,在2020年GPI中排名第106位。


GPI报告全文、文章和交互式地图,

可以在www.visionofhumanity.org获取。

相关文章